bob客戶端下载海集团欢迎您!

 

联系电话:0315-5922256

 

电话:0315-5922256

 

地址:唐山市路北区

建华东道18号


版权所有:bob客戶端下载海集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备案号: 冀ICP备10022072号

邮编:063000

关注我们

预见2021:后疫情时代叠加内循环背景下的大宗商品

发布时间:
2020/10/13
浏览量
【摘要】:
回顾2020年市场,所有的经济事件均围绕新冠疫情展开,不管是负油价、逆全球化背景下的中美关系还是全球大放水带来的资产价格上涨都与疫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若没有疫情的发生,全球经济或是顺应经济周期趋势向下,如何刺激经济增长应该是主命题。商品方面,在朱格拉周期因素影响下,供应压力明显大于需求增长动力,价格处于长波下行周期;而考虑基钦周期因素,全年商品应是典型的中间高两头低的形态。

新冠疫情的发生导致全球经济大衰退,二季度数据表明除去中国以外的其他主要经济体经济均出现大幅回落。面对疫情,不同国家在政策上差异性较为明显,这也导致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影响也有明显的结构性差异。在全球大分工背景下,生产要素流通不畅导致商品端表现出极大的差异性特点。

一、2020年全球经济发展概述

国际方面,全球主要经济体在疫情的影响下经济增速出现较大幅度回落,尽管各个国家不约而同的采取了货币放水的政策,但主要国家经济仍有明显回落;一季度全球主要国家PMI大幅下降,随后在政策刺激下不断好转,但仍未恢复疫情前水平;在美国大选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将中美贸易层面问题全面延伸至科技、教育等领域;中国发挥全球制造业中心作用,在得当的疫情控制手段下,快速的从疫情当中走出来,并为全球提供抗疫物资,中国出口不降反增。

国内方面,面对疫情采取严格的隔离政策,使得经济得以在3月份之后逐步恢复正常秩序。为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中央层面实施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和更加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主力解决受到疫情影响的中小型企业以及居民消费领域问题;“两新一重”建设为经济增长注入新的动力,也为未来经济增长打下坚实基础;房地产方面继续保持其韧性特点,快速从疫情阴霾中走出,土地购置面积和新开工面积的增加为上游原材料产品价格上涨提供需求基础;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央层面提出“以内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循环互促”的新发展格局,内循环为主题的经济发展模式也对中国经济发展提出来了新的要求与期望。

二、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答卷

受到疫情因素影响,中国一季度GDP同比下滑6.8%,是建国以来当季同比第二低点,仅次于三年困难时期。面对疫情,国家层面采取更加积极有为的措施,刺激经济增长,二季度之后中国经济持续向好。

从物价角度看,整体延续了17年下半年以来的下降趋势,农产品表现好于工业品。2020年国内雨水明显偏多,受南方洪涝灾害以及东北地区连续台风因素影响,农产品价格整体表现偏强。另外,年初蝗灾问题、疫情下粮食安全问题等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升农产品价格;猪肉价格方面,受生猪存栏量增加以及翘尾因素影响,同比涨幅收窄,对CPI影响力减弱,预计全年CPI增幅在3%左右;工业品方面,尽管3月份之后需求开始恢复,但整体需求依旧弱于去年,PPI依旧保持负增长,5月份之后逐步见底回升,全年或维持同比负增长。

从经济景气程度看,制造业恢复好于预期,非制造业复苏领先。受到疫情因素影响,2-3月份PMI受到极大影响,4月份之后开始逐步恢复,开始进入到扩张区间,但从数据看非制造业复苏明显领先,这与后疫情时期国家调控政策有关,工业生产受到全球景气程度的影响,而非制造业景气度则反映国内市场需求的恢复发展情况。

出口依旧是拉动经济增长主动力,内循环下向消费拉动转移。尽管国内经济增长模式提法出现极大改变,但需要注意的是,经济增长动力换挡需要一个长久的过程。内循环与国际大循环早已并存,“内循环”是一个新概念但不是一个新事物。早在“十二五”期间国家就提出来经济增长动力转向需求驱动。

出口:疫情导致的结构性出口增加。2020年我国出口市场继续保持增加状态,中国较全的产业链优势在疫情后发挥重要作用,一方面能够生产大量的防疫物资供应全球,另一方面还能够利用及早复工复产的优势,弥补全球其他国家因疫情造成的供给短缺问题。从出口结构上看,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增速加快,而劳动密集型如纺织服装受到较大影响。

投资:投资的边际效应决定趋势的下降。由于经济增长动力的改变,中国开始改变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对投资开始控制。自2010年之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开始明显下滑,2019年7月份开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转为绝对值下降,这是1990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首次转负。进入2020年之后疫情的发生对固定资产投资产生极大影响,截止到8月份固投仍未转正。

分行业看,房地产投资增速较快,基建投资基本稳定。房地产投资方面,继续保持较快速度增长。房地产市场自2015年开启一波牛市,18年下半年结束,但由于惯性的因素,房地产投资增速仍保持较快增长;从基建投资看,前八个月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同比下降0.3%,市场所预期的基建投资并未出现大幅--上涨,基建更多的时间只起到了稳定信心的作用,而非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

消费:双循环背景下的经济增长的未来引擎。从消费角度看,尽管国家提出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发展格局,但消费并不能快速的转换角色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居民消费信心有所下降,国家采取一系列政策刺激消费的增长,但截止到8月份的居民消费数据仍同比下滑8.6个百分点。

三、多经济周期的下滑与疫情背景下的需求问题

从经济周期的角度看,2021年仍会是多周期共振下行的阶段。朱格拉周期带来的供应问题仍是工业产品的基本现实,而经济下滑周期和疫情带来的需求下滑也是基本现实。

表1 经济周期与周期判断

经济周期理论
时间跨度
驱动因素
周期判断
康德吉拉耶夫周期
46-60年
技术创新
第五个长波周期衰退到萧条期
库兹涅茨周期
15-25年
房地产及建筑行业兴衰
中国房地产周期的下行阶段
朱格拉周期
8-10年
设备更替、资本投资
新周期的峰值期
基钦周期
2-4年
库存投资变化
库存周期顶峰出现在21年中期

从短波周期判断,2000年以来中国经历了六个完整的库存周期,2020年我国已经开启第七轮库存周期。下半年开始我国整体处于补库存周期,而按照朱格拉周期的变动规律看,2021年上半年前均处于补库存周期。

2020年最大的基本面就是疫情,疫情导致的需求下滑是确定的,为对冲疫情导致的下滑而采取的积极的货币政策与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让经济秩序快速回升。全球央行大放水,货币贬值及风险情绪上升导致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强势美元也出现贬值情况。

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有来自货币放水的原因,也有疫情导致的供需结构性矛盾问题,但整体符合库存周期与商品价格的历史规律。2021年面临着经济刺激政策退出、库存周期见顶的双重问题,价格先涨后跌的可能性较大。2020年四季度到2021年上半年商品价格仍有震荡上涨的可能,但价格很难回到18年10月份的高位水平。

新闻中心